暴富效应

恰好可以解决央行发货币的冲动
更新时间:2019-10-23 18:56 浏览:77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毕竟,即便2万美元/枚,目前挖掘出来的所有比特币也只值3000亿美元,且还有大量处于沉睡中,从无交易。实际花不了这么多钱就可以买下大部分。

  在主权国家的中央银行可以主导货币的世界,无中心、总量受限的比特币永远是国家的敌人。

  换句话说,如果有大资本愿意慢慢蚕食鲸吞比特币,然后左右市场,先花点钱搞收购。最好融资来买,这不就是看上去稳赚的杠杆游戏。前段时间,不就有人在做类似的事情而被打击吗?

  只要比特币乃至一切区块链货币,要靠兑换成美元(或其他合法货币)才能用于实际生活,那么比特币就不是真正的货币。用中国人的老话说,也就进入不了寻常百姓家,其最多永远是一种投资产品。

  除了市场为比特币登堂入室背书外,比特币期货上线,实际上也规范了市场。期货是实名交易,资金来源、合法性要求高,便于比特币交易的规范化、法治化。

  而比特币很难有这个待遇,除非先送全世界所有掌握权力的人几枚比特币。不知道是不是不够分?

  为此,两家交易所良苦用心。中泽嘉盟投资基金合伙人蔡凯龙先生做了总结:从目前公布的细节上看,两家交易所对比特币价格操纵和波动的严格控制,具体体现在仓位限制、价格熔断机制和保证金上。

  不过最近,他说:“每个人都对比特币有个人的看法,我仍然对其持怀疑态度。但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如果控制和管理得当,我对虚拟货币的使用持开放态度。”

  正因为比特币的野生和无实际货币购买属性,任何官方核定的交易机构,也就难以驯化比特币。没有谁会在两家美国交易所上吊死,不同的交易平台,公开的、地下的,暗网世界里的比特币平台无法禁绝。

  但正是在这样不同市场的价格落差和悖论中,交易套利和偷盗行为得到助长。想象一下,不同平台上千美元的价格差距,这足以刺激一切套利行为。

  交易平台较多,为价格套利创造机会,做庄会越来越多但比特币和其他任何期货产品不同之处在于,其是野生的,永远可能也不会成为人类最主流的货币。

  但这个敌人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2017年10月,全世界市值最大的交易所运营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想要在年底前推出比特币期货,以满足其一些大用户的需求,此举提振了比特币的价格。

  就像有朋友说,几十年后——无论比特币是否仍存在——比特币作为衡量塑造我们时代的政治力量的投机指标的意义,或许将超过它作为一种金融资产的意义。

  从这个角度而言,比特币的赢家通吃才刚刚开始,做庄时代只会越来越甚。散户能做的,就是趁着庄家拉高出货,赚一把。可这样机灵和聪明本事,该如何掌握是个困境。

  机构不可能随便押注高风险产品,LP受不了。动辄单日百分之几十的价格波动,这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

  就算各国央行最终选择数字货币,作为人类商品交换的主要手段,却多半不会向比特币妥协,而是创造新的数字,且最好是他们略微可控的电子货币。

  而在这样的价格套利中,手握重资产的人,也就是掌握比特币较多的人和机构,因为比特币总量限制,且有些比特币长期沉睡,这部分人轻易可以推升某个比特币交易市场的价格。

  有趣的是,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 Group)率先宣布于12月18日上线比特币期货合约,而竞争对手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后来居上,把上线日,成为全球第一个上线比特币期货的大牌交易所。杠杆游戏说的都是美国时间。

  如果你有几枚比特币,对,哪怕只有几枚,潜力比有一套京沪深的房子还令人嫉妒。

  央行、政府在货币主导权这个问题上,不会轻易松手。否则怎么搞量化宽松,怎么刺激经济,怎么收货币税,如何通过时间换取发展的空间?

  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的规定相对比较宽松:如果价格上下浮动超过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的10%,则交易暂停2分钟;若超过20%,则交易停止5分钟。

  那些坚定警惕权力之手的市场至上经济学家,最担心货币超发,不愿意公众的财富交货币税。

  比特币只要成不了法定货币,也就永远在投机和投资中徘徊,泡沫就会永不眠。这和发明比特币等区块链货币的初衷背道而驰。

  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动辄在不同平台价格差距上千美元!未来也很难解决。合法是唯一办法,但比特币是全球主权国家、央行的敌人。

  比如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 Group)规定,如果比特币价格上下浮动超过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的7%或者13%,则交易暂停2分钟,若超过20%,则当天交易停止。

  越是有国家、政府明确拒绝比特币,地下平台会越多。而不同的平台,因为不联通、信息不透明,交易规则不同,还有面临的各种黑客攻击、盗窃行为,比特币在各平台、各地区,就容易形成各种不统一的价格。

  比特币毕竟是绕开了全球所有央行,没有人哪个央行为其背书,在现实中可以交易的场景始终有限。所以,其从出生开始,价格永远在巨幅波动。

  且此前交易深度很浅。说简单点就是作为一项金融交易,交易总规模并不大,且因为比特币总量限制,永远难以提到很高。也正是因此,少量的买家就可以左右、操纵市场。

  华尔街的大资金,包括对冲基金、各类机构的杀入,实际上等于传统市场赋予了这一加密货币一定的合法性。

  中国曾经有两种人,一种是有房的,一种是无房的。如今,这两种人都还存在,但楼市的暴富效应彻底哑火,取而代之的是比特币暴富神话。

  前者最起码都已经是10万元身家,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已经在冲击2万美元。就在不少人还在为比特币的前景忧心忡忡之时,北京时间本周一(12月11日)早间,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 比特币期货正式上线,比特币迎来金钱永不眠的华尔街时刻。

  期货的目的正是对冲市场波动,增加市场深度。虽然很多时候期货恰恰助长投资风气。

  投资、与泡沫赛跑,才是比特币这些年的主题,而不是真实应用。可以理解,华尔街从来不缺席任何一项金融投资,但这一次姗姗来迟,直到如今。

  不用伤感,最新的消息是,Blockstream公司的新技术可通过太空卫星,将比特币传送到地球上的“地面站”。

  可话说回来,金融游戏永远都有庄家。没有庄家的市场又怎么好玩,都散户几毛钱在哪搏杀,不可能,也没劲。

  问题是即便交易永恒,只能作为投机产品而存在的比特币,和他解决政府超发货币之手的美好初衷背道而驰。

  是的,为了考虑亚洲投资者,两个美国交易所都把比特币的交易时间,调整为亚洲的周一早上,也就是美国的周日晚上。

  原来,做庄的游戏在任何人类金融交易中,概莫能外。比特币的未来,也是赢家通吃。杠杆游戏好奇的是,华尔街的大亨,包括中国的资本玩家,会不会成为最终的大庄家?

  也就是说,在没有公开互联网网络的情况下,人类依旧可通过终端设备来接收它。CoinDesk的研究员Nolan Bauerle表示,“即使地球毁灭比特币也不会受到影响”。

  去中心化、总量有限的比特币们,恰好可以解决央行发货币的冲动。这和也靠挖的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几乎过程和效果都很像。问题是黄金白银受到严密的控制,作为商品和贵金属,甚至作为危机时候的“货币”,黄金白银被所有人喜爱。

  12月1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正式批准了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 Group)、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的比特币期货上市请求,纳斯达克也发布声明计划在2018年上线比特币期货合约。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几个月前称比特币是骗局,“比郁金香泡沫还要恶劣”。类似的坚定看空者很多。

  所以,只要主权国家存在,比特币只能是理想,而难以成为人类大同世界的终极货币。当然,比特币们作为庶民对抗法币(征收货币税)的信仰和反抗意义,却将永恒。

  只要可以通过货币刺激经济增长,增加就业,一时的货币超发,在各国那里又算什么?

  作为没有实际购买意义的投资产品,比特币价格的波动就容易很大。今天比特币每一枚冲击2万美元的价格高不高,就看怎么说了,人类有过的奇迹,还能创造的奇迹或许还很多。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