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电电机

被“古北路”选中的这些大市值个股的行业龙头地位是被市场广泛认
更新时间:2019-11-14 19:59 浏览:12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私募基金经理张先生指出,被“古北路”选中的这些大市值个股的行业龙头地位是被市场广泛认可的,一旦其股价强势涨停,便会吸引到大量投资者关注,在次日跟风买入的资金追捧下,其股价继续上涨甚至就此走出一波行情的可能性较大,这为“古北路”这些游资获利退出打下了基础。

  在专研游资的王越看来,次新股向来是游资必争之地,加之科创板又是新上市交易的板块,对市场资金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而“古北路”本来就十分热衷于次新股的炒作。

  一位热衷于次新股投资的黄先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虽然不少游资都有专门席位来做次新股,但是其各自投资风格却不尽相同,比如说有的习惯在新股开板之时就迅速杀入,也有的偏爱做龙头次新股第二波行情等。

  卓胜微专注于射频领域集成电路的研发和销售,其射频前端芯片应用于三星、小米、华为、联想、魅族、TCL等终端厂商的产品。

  回顾“古北路”在康强电子整段行情中的操作(如上图所示),前期多次买入均成功获利出局。最后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买入的1339.8万元没有龙虎榜数据佐证,盈亏未知,但康强电子当日股价波动较大,古北路也有较多机会退出。

  私募基金经理张先生指出,股价短期内大幅上涨的个股说明得到了市场资金普遍认可,在股价深度回调之后,如遇到所属概念再度发酵,这些股性活跃的个股往往能够继续受到投资者追捧,走出一波新行情。如果把握好,这种获利机会确定性也是比较高的。

  此外,在近期开板的次新股中信出版(300788.SH)、红塔证券(601236.SH)、三角防务(300775.SZ)、值得买(300785.SZ)等众多个股的龙虎榜上,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的身影频频出现,可见“古北路”对次新股的热衷。

  市场一直好奇“古北路”本尊究竟是谁?虽然有各种猜测和推论,但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从过往操作案例来看,“古北路”对开板不久的近端次新股十分青睐,如卓胜微(300782.SZ)。

  事实上,在“古北路”介入之后的几个交易日里,中兴通讯股价也是继续上探突破,为其提供了诸多获利退出的机会。

  4月16日,“古北路”常用席位中信证券上海牡丹江路和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分别以18631.91万元、13448.43万元买入额居中兴通讯龙虎榜买方第三和第五位,合计买入金额超过3亿元,与当日主封的章盟主动用的资金量不相上下。当日赵老哥的中国银河证券绍兴席位,买入金额亦高达2.9亿元。在三大知名游资合力做多下,千亿市值中兴通讯强势涨停。

  广州珠江新城某私募基金经理张先生认为,次新股通常具备市值偏小、无套牢盘、交投活跃、想象空间大等特征,而且由于IPO前经过了重重审核,其基本面也相对有保障,短期内暴雷的可能性极小,加之卓胜微又有“芯片”、“华为”等市场热门概念傍身,其开板后继续受到市场资金追捧并不意外,这也为“古北路”等游资获利退出提供了保障。

  另外,从银之杰的操作中可以看出,除了选准时机高位打板介入、积极“造妖”之外,“古北路”也会在个股走强过程中反复参与,把握机遇,在这一方面典型的还有康强电子(002119.SZ)。

  除了卓胜微,近期不少近端次新股的龙虎榜上,也经常可以看到“古北路”的身影,比如移远通信(603236.SH)。

  “古北路”更偏向于前者,虽然不一定都是开板当日介入,但很多情况下其上榜日期都距离新股开板日不远。此外,即使是在股价已经处于相当高的位置,“古北路”也会偶尔参与,显示出了较高的风险偏好,典型的如中简科技(300777.SH)。

  7月8日,卓胜微上市后刚结束连板,“古北路”常用席位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即现身龙虎榜买方首位,买入金额高达7041.79万元,助力该股上涨5.57%;次日,卓胜微下跌2.8%,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继续加仓1534.1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参与这类需要动用资金量比较大的个股时,“古北路”大多数时候都选择做首板,这也体现了其相对谨慎的一面。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近期被“古北路”参与首板的还有顺鑫农业(000860.SZ)、中国长城(000066.SZ)、牧原股份(002714.SH)等。

  王越认为,银之杰此前能够实现四连板,说明公司的板块龙头地位得到了市场资金普遍认可。2月28日连续三个一字板后的调整,很多前期获利盘会在此时选择获利退出,而新介入的资金持股成本普遍偏高,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该股股价继续上行面临的抛压。之后再度涨停,则体现出市场资金对该股的继续看好,彰显了该股的强势地位,很容易带动跟风资金继续买入,“古北路”在此时选择打板介入,实际上胜率是非常高的。

  自科创板开市以来,曾主导雄安概念股大反弹行情的“古北路”频现科创板个股龙虎榜。

  5月16日上市首日之后,中简科技连续13个交易日涨停。经历7个交易日的横盘调整后,中简科技股价再度走强,6月17日至6月21日强势五连板。6月21日龙虎榜数据显示,“古北路”常用席位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位列该股3日龙虎榜买方第3位,买入金额为2767.79万元。

  银之杰并非孤例。今年以来股价“走妖”的科蓝软件(300663.SZ)、复旦复华(600624.SH)、领益智造(002600.SZ)等多只个股龙虎榜上,“古北路”高位介入身影随处可见。

  “古北路”选中的“大块头”行业龙头比较典型的还有温氏股份(300498.SZ)。

  一般而言,投资者普遍对高位打板有一种莫名恐惧,担心成为最后的高位接盘侠。但“古北路”却反其道行之,成为不少个股“走妖”背后的推手和受益者,典型的如银之杰(300085.SZ)。

  3月4日,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买入温氏股份7573.51万元,成为该股当日涨停的助力之一。之后几个交易日里,温氏股份股价继续上扬,一度由4日收盘的35.8元/股上探至45.05元/股,由此判断,“古北路”大概率能够成功获利退出。

  其实,不仅是康强电子,在金力永磁(300748.SZ)、中钢天源(002057.SZ)等多只个股的短线行情中,“古北路”均曾频现龙虎榜,大概率获得了不菲收益。

  与市场上已经“明牌”的赵老哥、章盟主不同,2016年底横空出世的“古北路”颇有几分神秘色彩。

  在成功获利退出后,“古北路”却并没有就此收手。3月6日,中信证券上海牡丹江路再度归来,以高达7052.66万元的买入额高居银之杰当日龙虎榜买方首位,成为银之杰再度四连板背后的最大助力。

  今年2月下旬,“券商交易系统外接倒计时,业内预计新增资金至少千亿”的消息一经传出,券商和互联网金融板块就双双雄起。

  与以赵老哥、章盟主等为代表的资金体量较大的游资类似,“古北路”也会择机参与一些“大块头”行业龙头股,典型的如中兴通讯(000063.SZ)。

  一般来说,像中兴通讯这样的股票由于市值较大,股价上涨也往往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而且连续涨停概率较小,并不是游资最佳选择。为何“古北路”会选中这个“大块头”呢?

  次日,中简科技盘中一度冲击涨停板,但最终大跌9.36%,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卖出2991.65万元,大概率成功获利退出。

  与市场上已经“明牌”的赵老哥、章盟主不同,2016年底横空出世的“古北路”颇有几分神秘色彩。王越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由于其风格强悍,资金实力雄厚,不少人都猜测“古北路”实际上为赵老哥或者孙国栋的分仓。

  3月4日,中信证券上海牡丹江路现身银之杰龙虎榜买方第二位,买入金额为3351.6万元,助力该股两连板。次日,银之杰继续涨停,当日公布的3日龙虎榜数据显示中信证券上海牡丹江路买入3353.59万元,卖出3621.68万元。

  王越认为,从“古北路”历次上榜金额来看,经常出现上亿元的情况。这说明其资金体量很大,中小市值个股能够容纳的资金量相对有限,选择中小市值股票的话,“古北路”要么长期处于低仓位状态,这会影响其整体收益水平;要么同时操作多只股票,这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操作难度。

  “古北路”也有失手案例。7月18日,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现身中国卫通(601698.SH)龙虎榜买方首位,买入金额高达10338.94万元。次日,该股下跌4.19%,上述营业部并未登上龙虎榜,古北路大概率锁仓。7月22日,中国卫通股价继续下挫,跌幅高达9.87%,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卖出8897.7万元出局。

  7月29日,移远通信上涨2.95%,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锁仓,并未现身该股当日龙虎榜。次日,小幅卖出该股1412.28万元。到了8月5日,移远通信下跌6.97%,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却是再度现身该股龙虎榜买方第一位,买入金额为3161.89万元。

  鉴于此前两个交易日上述营业部均未出现在银之杰龙虎榜卖方席位上,中信证券上海牡丹江路大概率在3月5日成功获利退出。

  3月7日,银之杰继续涨停,中信证券上海牡丹江路卖出7440.86万元。此时银之杰的一波强势上涨行情已经接近尾声。

  据王越推测,“古北路”本轮介入卓胜微大概率获利匪浅。这一案例也体现出了古北路的一大特点,即敢于加仓与锁仓。

  开盘啦资料显示,“古北路”操作风格为引导个股和板块走势,敢于波段锁仓,目前常用的席位有中信证券上海古北路、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中信证券上海瑞金南路以及中信证券上海牡丹江路等。

  综上看来,作为近年崛起的游资大佬,“古北路”的操盘十分成熟,并且总体成功率较高。不过,收益与风险往往相伴相随,“古北路”偶尔也难逃“吃大面”。

  王越表示,从上述案例中可以看出,“古北路”对这些短线大牛股见顶时机判断准确。

  值得注意的是,“古北路”和康强电子的故事还未结束。7月17日,股价深度回调后的康强电子再次涨停,当日公布的龙虎榜上,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以3939万元的买入额又一次现身买方首位。次日,康强电子上涨6.55%,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卖出4140.16万元,古北路再次“狙击成功”。

  与卓胜微类似的是,在操作移远通信时,“古北路”锁仓和加仓操作毫无犹疑。界面新闻梳理“古北路”近期参与的次新股标的发现,对于选中的个股,“古北路”经常如此。

  银之杰主营业务涉及金融信息化、移动信息服务、电子商务三大领域,被认为是互联网金融龙头之一。受益于上述利好消息影响,银之杰股价自2月22日至2月27日实现四连板。开板调整一天后,3月1日,银之杰再度成功封死涨停板。

  接着三个交易日的调整之后,卓胜微再度赢得市场资金青睐,于7月15日和16日实现两连板,在7月16日公布的龙虎榜上,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卖出9465.64万元。

  7月25日,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以4246.98万元的买入额居于移远通信3日龙虎榜买方首位,助力该股封板。次日,移远通信微涨0.84%,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继续加码,买入该股的金额高达17217.44万元。

上一篇文章:上一篇:108项软件著作权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