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电电机

神秘人入股三个月狂赚6000万移远通信IPO巨额利益输送给了谁?
更新时间:2019-10-30 19:26 浏览:173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据移远通信招股书表示,钱鹏鹤与移为通信实际控制人廖荣华曾共同创立移为通信,后因经营理念不合退出移为通信后,于2010年创办移远通信。

  据工商资料显示,上海易畅投资成立于2006年1月6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其中郭瑜持股90%,张超10%。

  所谓移远通信的几家敏感企业,主要便是指移为通信与上海移柯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移柯通信”)。

  在证监会下发给移远通信IPO申请的反馈意见函中,首当其冲的第一问中便是重点要求其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补充说明“2015年,发行人原股东戴祥安退出公司的原因,实际受让方郭瑜入股的原因、个人背景和基本情况,委托钱鹏鹤代持股份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不适宜作为股东的情况,2015年各项股权转让定价的依据、定价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

  移柯通信成立于2009年,法定代表人为张子俊,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目前张子俊亦为其第一大股东,持有移柯通信60%的股份,亦在2016年底挂牌新三板。

  而同样在2013年至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移柯通信也是移为通信最大的供应商,后者向其采购的金额分别为6497.29万元、7856.67万元、3919.38万元和748.51万元。

  而移远通信包括实际控制人钱鹏鹤在内的四名董事会成员以及五名高级管理人员均曾在移为通信任职。

  缘何一个看似与公司毫无瓜葛的陌生人却能轻而易举获得让那些为企业埋头苦干数年的核心员工想都不敢想的丰厚回馈?

  那么问题来了,戴祥安为了解决上市的同业竞争问题转让股权无可厚非,那么为何钱鹏鹤会采用代持的方式来接手这部分股权呢?仅仅三个月后,2000余万资金暴涨至8200万,天上掉馅饼砸中的郭瑜到底是谁?

  事后,钱鹏鹤也不得不承认,这笔“过桥”股权其也是替人代持,而这位能让作为企业法定代表人钱鹏鹤亲自上场代持的神秘人名为郭瑜,除了名字之外,在移远通信的招股说明书中对郭瑜的介绍便无一星半点。

  据移柯通信2018年半年报中有关内容显示,张子俊,男,1973年出生,在其从业经历介绍中,除了称其目前任上海移柯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外,2011年6月至今,还任上海易畅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实际上,据叩叩财讯获悉,郭瑜夫妇与张子俊之间并不单单仅是朋友关系,此外还有另一层更为深层次的瓜葛。

  正如上文所言,串联起移为通信、移远通信和移柯通信这三家皆有利益往来的关键人物,便是郭瑜夫妇。

  2014年至2016年,也就是上述6000万巨额利益输送发生期间,移远通信向移柯通信分别采购金额高达11596.34万元、5568.74万元和362.21万元;向移柯通信旗下子公司深圳锐迪思科技有限公司分别采购了49.59万元、863.04万元和342.46万元。

  想必任何一个人在阅读过上海移远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移远通信”)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后,哪怕对财务数据或行业一窍不通,也会产生上述重重疑问。

  戴祥安系昔日合作伙伴、现上海移为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移为通信“)(300590.SZ)董事长廖荣华的岳母。

  移远通信与移为通信,这二者名字中仅相差一个字的企业,原本也算是系出同门。不过移为通信早移远通信一步,于2017年便登陆创业板顺利上市。

  谁是郭瑜?其和移远通信、钱鹏鹤之间到底是何关系?这巨额的利益缘何会输送给她?

  “张子俊与郭瑜夫妇是合作伙伴,上海易畅中虽然表面上并未有张子俊直接持股,但上海易畅实际上也是张子俊的公司。”上述接近于移远通信的知情人士透露,所以上述郭瑜那6000余万的利益输送,实质上是或是直接指向了张子俊以及他控股的移柯通信。

  在移为通信上市的股东名单中,郭瑜夫妇控股的上海易畅投资曾出现在其股东穿透后的名单中。

  “郭瑜的真实身份或为上海易畅投资名义上的董事长。”一位接近于移远通信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而郭瑜的丈夫名为张超,无论是夫妻二人还是这家名为上海易畅投资的企业与移远通信及其关联的几家敏感企业关系匪浅,且都在其资本运作和财务往来之中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据亿远通信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披露,2015年3月,其原股东戴祥安将自己所持的42.5%的股权以2100万人民币转让给钱鹏鹤。但仅仅三个月后,钱鹏鹤便将这部分股份以超过8200万的价格售出,爆赚超过6000万。

  导读:虽然在招股书中只有三处提及郭瑜且都只是寥寥带过,但此人或者说是其背后的人物,则或是串联起移远通信以及其关联企业的关键人物,甚至更涉及到与移远通信曾经最大供应商之间的勾连瓜葛和利益输送。

  钱鹏鹤是移远通信的董事长兼实控人。2010年10月,其与自然人戴祥安、张栋三人共同出资设立了移远通信,其中钱鹏鹤持股55%,戴祥安持42.5%,而张栋则持有剩下的2.5%。在经过9年的发展与成长,这家在2017年才刚刚挂牌新三板转身成为公众公司的企业,仅一年时间,便马不停蹄地向真正的A股市场发起冲击。

  在2017年移为通信上市时,担任其法律顾问工作的上海锦天律师事务所曾在其上市补充法律意见书中,对上海易畅、郭瑜、张超等人进行过访谈调查,郭瑜夫妇斯时便承认其与移柯通信董事长张子俊为朋友关系。

  随着移远通信IPO的申报,其股权沿革在严格的信披机制下也被一一曝光。而此时,钱鹏鹤也才不得不承认,其当年从戴祥安处受让的42.5%的股权系替他人代持,而仅仅代持三个月后,获利6000余万的神秘人则将剩下未出售的2.5%的股权当成了代持佣金赠予他。

  但查阅移为通信与移远通信的招股书可以发现,这两家公司都曾经有一个神秘的交集——皆存在相同的一个重要供应商,那便是同样与他们仅一字之差的移柯通信。

  而正在新三板挂牌的移柯通信有关公开信息则正好对上述张子俊的有关身份提供了佐证。

  招股书解释称,戴祥安此前入股移远公司实为廖荣华对钱鹏鹤创业提供资金支持。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戴祥安才将股权全部转让。

  但是在戴祥安转让上述股权三个月后的2015年6月29日,钱鹏鹤又将该笔股权的40%转让给包括创高安防、宁波中利等在内的六家投资机构和一位自然人股东,总计作价8200余万元。短短三个月间,戴祥安转让的股权增值超过6100余万。

  对于外界对其和移远通信之间种种关系的揣测,移为通信也在2017年上市前发布的招股书中澄清称,两家公司分处于行业上下游,相互独立,在业务、产品、客户上均存在显著差异。

  时间回到2015年3月9日。当日,钱鹏鹤与戴祥安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戴将其持有的公司42.5%股权作价2106.73万元全部转让给钱鹏鹤。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钱鹏鹤已持有移远通信97.5%股权。

  据叩叩财讯获悉,虽然在招股书中只有三处提及郭瑜且都只是寥寥带过,但此人或者说是其背后的人物,则或是串联起移远通信以及其关联企业的关键人物,甚至更涉及到与移远通信曾经最大供应商之间的勾连瓜葛和重大利益输送。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