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电电机

招商证券应该立即启动更改并道歉
更新时间:2019-11-01 17:51 浏览:57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so,首先从这个角度说,凌通社觉得招商证券的这份IPO说明书应该给0分。招商证券应该立即启动更改并道歉,对相关责任人给予专业教育处罚,其他相关成员是否需要承担责任,由相关部门负责人认定。

  33、不得将香港、澳门与中国并列提及,如“中港”“中澳”等。不宜将内地与香港、澳门简称为“内港”“内澳”,可以使用“内地与香港(澳门)”,或者“京港(澳)”“沪港(澳)”等。

  而且,现在已经是5G了,不知道这个LTE项目还有没有实施的需求。凌通社只是敢打赌,这个项目一定会修改,募集资金一定会修改,不信,打一分钱的赌吧!

  34、“台湾”与“祖国大陆(或‘大陆’)”为对应概念,“香港、澳门”与“内地”为对应概念,不得弄混。

  虽然上海移远没能用通俗一点的语言告诉投资者究竟在做什么东西,自己究竟是怎么样一家公司。但凌通社还是从他们家的数据中看到了其主营核心产品:就是POS机产品模块。

  凌通社看了上海移运的募资项目就更有点想笑了,凌通社也理解这份报告是2016-2017年编制的。当时的移动通信情况和现在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32、 香港、澳门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在任何文字、地图、图表中都要避免让人 误以为香港、澳门是“国家”。尤其是与其他国家名称连用时,应注意以“国家和地区”来限定。

  上海移远这家公司还有很多数据和资料让人看不懂,不过夜深了,凌通社也懒得写了,有兴趣的可以仔细研究。要申购的应该没问题,要投资的自己看着办。

  但保荐人和公司在IPO的这个时候就用更新信息吗?凌通社前面说过了,这就是一家ODM公司,什么意思呢,再说一篇,就是围绕高通和联发科两个金主大爷的芯片开发设计应用,然后其一家OEM工厂生产。根据凌通社在漕河泾那边的了解,一般项目的ODM经费起步在几十万到2000万左右,凌通社觉得编制出3亿经费是非常需要魄力的!

  上海移远通讯让人感觉怪怪的,这是凌通社到今天为止看到的最差的IPO说明书,甚至说是0分的IPO说明书。不过这家2016年新三板挂牌的公司却奇迹般拿到了A股的金钥匙。

  除了凌通社拷贝的这一条,其他地方关于台湾的用词也存在不规范的问题,凌通社就不一一列举了。

  假如只是简单看一写IPO说明书上上海移远的产品,是不是觉得很牛逼也不知所云,其实,凌通社几乎每个月要去上海移远所在的虹梅路好几次,那个地方是上海漕河泾开发区,像上海移远这样的中小企业公司可能一抓一大把。

  从上海深远的前五大客户可以出其主要的产品方向是POS机模块,这家叫做INGENICO的欧洲公司购买了价值2.1亿的产品,占公司总收入的13.18%,第三大客户福建新大陆也是POS制造商,采购了0.9亿的产品,这2家客户的3亿采购金额左右了上海深远的产品。其他的客户都比较小

  (二)公司主要产品公司主要产品包括GSM/GPRS(2G类别)系列、WCDMA/HSPA(3G类别)系列、LTE(4G类别)系列、NB-IoT系列等蜂窝通信模块,以及GNSS系列定位模块系列、EVB工具系列。基于以上产品的应用解决方案可实现物联网设备的互联互通和智能化,具备易于集成、兼容性强、可靠性高等核心特点。公司产品通信技术涉及2G、3G、LTE、NB-IoT等技术。公司产品可根据应用层需求开展定制化服务,目前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无线支付、车载运输、智慧能源、智慧城市、智能安防、无线网关、工业应用、医疗健康和农业环境等领域。

  第一怪是政治之怪,IPO说明书政治不合格,把台湾、中国和墨西哥并列说明。第二是技术说明之怪,整个说明书就是用复杂的科技语言代替实际的应用,把一家围绕高通和联发科的ODM公司硬打造成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这和贾跃亭的PPT造车有过之而不及。第三怪是发展之怪,其主要产品POS机模块受制于一家海外大客户,花费3亿多募集资金开发一个LTE模块更是让凌通社觉得是匪夷所思。说故事也不是这样说啊。

  IPO说明书上是这样描述的:2017年度新增客户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其旗下拥有共享单车平台“ofo”,在共享单车行业实现井喷式发展时向公司大幅采购。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POS机行业已经开始了变化,一方面,移动化之后,手机成为POS机的一部分,小米已经让手机有了POS功能。

  2017年,万人唾弃的OFO还是上海移远的大客户,不清楚是否收到了钱,起码2018应该没有这个生意了。

  凌通社熟悉的几家公司,其主要业务就是为各大行业和公司进行ODM研发,漕河泾地区的特色是电子信息,他们都是高通、联发科二家芯片企业的产业链企业,主要核心业务就是围绕他们的芯片的开发运用,这些运用包括电子监控、自动驾驶、POS机等各种应用,这些中小企业在前几年过的还可以,因为各种VC投资的比较多,但最近2年的生意都不太好。

  凌通社在梳理这份说明书的时候,首先发现这份报告出现了重大政治错误。这份说明书中出现很多我国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企业的名字,但这份IPO说明书的作者缺少起码的政治敏感度,出现了把台湾和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墨西哥并列的重大政治错误。

  看过无数的IPO说明书,但凌通社不得不说,招商证券承办的这份IPO说明书要得0分。得0分的原因有2个,一个是政治错误直接0分,第二个是报告用看起来很牛逼的科学术语代替了通俗易懂的产品,让人云里雾里,而事实上凌通社看了之后,发现这就是一家简单的ODM(设计制造)企业。

  还有一个奇怪的问题,根据IPO说明书,公司和INGENICO的合作协议到期日是2018年6月12日。公司和福建新大陆的协议到期日期是2018年3月31日。但凌通社没查到保荐人对于公司这二个金主的任何信息更新。ofo已经黄了,那么这二个大金主的采购情况究竟如何呢?

  事实上,假如看上海移远2016-2017的数据,公司销售额出现井碰,其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二个POS机客户采购额的突然大升,这也是这家公司能够IPO的基础。IF 没有了?后果不堪设想。这些信息保荐人和上市公司都没有公开,信息披露上不能这样吧?

  【摘要】包装上市,是上市公司的惯用伎俩。而凌通社看了已经拿到IPO 批文的上海移远的IPO说明书,森森体会到中国在包装方面的科学技术肯定远远大于其实际的科学技术才能。

  凌通社的意思是,在智能手机时代,小米等介入之后,上海深远的最主要业务POS机模块还能走多远?

  这份IPO说明书对于上海移远行业描述和产品晦涩难懂,相信大部分人看了IPO说明书的描述不知道这家公司具体做什么的。总体上看,这家公司是把自己包装成物联网公司,在一些宣传资料中甚至还宣传自己是全球领先的模组供应商,刚刚凌通社看了一下它的网站,已经吹嘘是全球首个符合3GPP R13标准的模组厂商了。

  而事实上,这家公司和通用的ODM公司类似,本身没有核心技术,所有产品就是高通和联发科芯片在行业的设计应用,主要采购芯片为核心,在芯片功能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应用设计作为行业应用,然后通过OEM工厂做成模组,卖给最终产品用户。

  数据不会骗人,不管上海移远如何描述自己的公司,其主要收入来源如前描述是POS产品,但仔细查看其利润来源,更把凌通社吓到牙齿又痛了,因为其主要利润来源是高通和联发科的销售返利+出口退税。从这个角度看,上海移远不能算是一家独立的公司,不过就是高通和联发17科芯片的销售增值服务商。

  凌通社很纳闷,ofo不是已经找上帝了吗?保荐人最起码应该更新一下说明书吧,说明书上看,当时ofo还欠款300万,不知道后来支付了没有。而且,从ofo来看,凌通社估计大概率情况下2018之后就不会有这个“大客户”了

  而且呢,就在漕河泾的一个OEM公司,凌通社曾经听到一场手机+POS机的商业模式讨论,其实very simple!!

  一般情况下,如果是媒体,这样的错误属于非常重大的错误,可能导致总编辑下岗。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